后疫情時代圖書館“云館配”的實踐與思考

作者:蔡迎春(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副館長)


線上云館配平臺具體實踐


針對目前的云館配活動,在疫情期間是否進行了相關實踐?在實踐過程中,這種模式相對于傳統圖書采購模式具有哪些優勢?在具體采購過程中目前云館配平臺或出版社書目提供方面還存在哪些不足?


疫情期間,我館主要通過館配商用四家平臺進行網上采購工作,包括兩家第三方平臺:山東中教提供的“網上館配平臺”和河南省圖書館開發研制的“圖書館智能采訪管理系統”;兩家供應商平臺:北京人天和湖北三新提供的云采購平臺。通過一段時間的試用和網上采購實踐,我們發現相對于傳統書目圈選和現場采購,網上云館配的優勢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擺脫了圖書館管理系統的本地依賴,不受時空限制,采訪人員可以隨時隨地通過網絡進行采選。在疫情期間,我館安排采購人員每人負責一個平臺,然后在輪流值班時統一裝進本館系統進行查重和發訂;在注冊好平臺之后將部分平臺推薦給師生,讓師生一起參與選書,受到大家的歡迎,尤其是一些老師和研究生。平臺剛推出2個小時,就在后臺看到100多條推薦信息。


2.平臺提供的選書模式比較豐富,可以按學科分類、出版社、推薦圖書、暢銷書等分類瀏覽、采選圖書,也可以通過薦購和批量形式進行選擇。不僅能滿足采購人員的批量采選,還能精準滿足院系師生的個性化需求。


3.采購人員在平臺上選書時可以看到圖書的封面、內容提要、作者簡介、目錄等信息,有的書還提供了部分內容的試讀,突破了傳統書目圈選只能看到書目的局限,就有點像我們在書展選書,可以看到實書,對圖書的基本情況能夠了然于胸,極大地方便了采購人員的選擇。


4.平臺的界面親和友好,可以使圖書館的品種選擇更加符合需求化、精準化、終端化和專業化的要求,從而有效提高館藏的質量。


總體而言,網上采選具有成本低、參與人數不限、時間靈活的優勢,不僅在疫情期間,在以后的常規工作中也可作為常態化選書的方式。但在實踐中,我們也發現目前平臺存在的一些需要完善的地方:


1.采選平臺數據無法與館藏數據查重,這是目前圖書館使用“云館配平臺”面臨的最大問題。所有通過平臺采選的圖書,均要重新導入本館系統進行查重和發訂,無形中增加了采購工作的流程和難度。


2.各個平臺間的數據無法進行交互,致使同時使用多平臺的圖書館無法即時掌握整體的選書情況。


3.各個平臺界面不一,使用方法不一,采選模式大相徑庭,對于使用多平臺的圖書館,需要館員和讀者熟悉各種界面。于館員而言,不利于使用;于讀者來說,不利于推廣。


4.有些平臺提供的批量采選功能,在操作上與傳統的書商直接提供征訂書目的方式沒有區別,依然需要從平臺導出原始數據,然后導入系統再進行選擇和查重。這一功能,沒有彰顯平臺在云采購方面的優勢。


除此之外,還有云平臺上涵蓋的出版社是否全,可供書目品種提供和更新是否及時準確等方面還有待于進一步考察。


提升采購體驗 確保采選質量


對圖書館來說如何提升圖書采選質量滿足更多讀者的需求是永恒的話題,尤其是在以用戶為中心的服務理念下,讓更多的讀者參與選書就顯得尤為重要,但同時圖書館也不能放棄對質量的監控。在這種情況下,圖書館希望平臺搭建或出版社能夠提供哪些方面的幫助,或哪些功能還需要不斷完善以確保采選質量和效率的提高?


對于圖書館選書而言,提升館藏質量是永恒的追求目標。一方面,需要我們以用戶為中心,廣辟薦購途徑,滿足越來越多的師生的個性化需要;另一方面,也需要我們無論在藏書內容質量方面,還是結構質量方面,都要通過完善的機制建設和具體實踐來嚴把質量關。


首先,目前的云采購平臺都實現了讀者直接參與采選后再由館員后臺對推薦數據進行選擇的功能。我認為這是非常好的一種做法,不僅可以讓更多的師生參與選書,而且杜絕了一些不符合館藏策略的圖書進入圖書館。但是,在實踐中我們發現,平臺沒有提供讀者身份認證的功能,對于是否是本校讀者薦選的圖書無法進行認定。因此,建議為每一家圖書館的讀者提供專用薦購通道,并且可以通過一些技術手段,進行讀者身份識別,以過濾掉非本校的讀者。


其次,我們還發現讀者在平臺的薦購信息,沒有提供自動反饋功能。因此,讀者就無法直接獲得自己所薦購圖書的最終處理結果,久而久之,就會逐漸失去薦購的興趣。因此,如果平臺能夠設置類似“讀者薦購排行榜”“最佳薦購達人”之類的功能,對促進讀者參與選書可以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同時,圖書館也可以依據這些數據以“服務報告”或“獎勵”的形式在師生中進行宣傳,可以有效地增強讀者薦購的力度,以提升館藏圖書的質量和利用效果。


第三,我們還希望平臺可以多借鑒一些好的商業平臺的做法,如京東、當當等,能夠增加書評或推薦級別等功能,或者對接百度或豆瓣上的書評信息,以有效地幫助采購人員選擇優秀的、有價值的圖書。


當然,對于如何提升采購藏書的質量,圖書館在具體實踐中也有一些好的做法和實證研究成果。例如,我館前些年基于引文分析法測定某些學科的核心出版社和核心作者,如果能夠將各個學科的核心出版社圖書或核心作者圖書以專區的形式進行推薦的話,既可以幫助采購人員選書,也可以節約選書的時間。


以上都是從平臺角度來談的,而對出版社而言,做為館配的上游鏈條,出版圖書的質量直接影響著圖書館藏書的采選質量,如何要做到好中選優,實際上我覺得通過云采購的方式能夠更加強化圖書館與出版社之間的溝通與交流,如果出版社在圖書銷售的同時,把工作做得更細一些,更多的從圖書館采購的實際考慮,通過平臺多推薦一些優秀的圖書,提供一些針對各高校圖書館的重點學科、重點出版社的推薦圖書專區,對圖書館選書肯定是具有更為直接的幫助。因為,所有的圖書都是出版社經過精心策劃的,哪些書比較好、內容價值高,比較符合哪些讀者對象的需求,出版社的編輯可能更清楚,當然這種方式是需要建立在誠信的基礎上的。


云采購平臺實際上是在出版社和圖書館之間架起了一個很好的溝通橋梁,通過這個平臺,也可以策劃一些“名家薦書”“作者與讀者面對面”等活動,或者是策劃一些與資源建設相關的講座或研討交流活動,不僅可以吸引讀者參與,也可以成為采購人員之間、出版社與采購人員之間以及出版社與讀者之間交流的通道,以達到雙方共贏,促進圖書館藏書質量的不斷完善和優化。


建立更多有效的溝通交流渠道


目前云館配平臺發展較為迅速,不僅圖書供應商在搭建,而且第三方平臺商也與出版社共同合作搭建平臺,可以說,館社之間,以及包括供應商之間,如果有一個良好的溝通平臺,對于出版社和供應商了解圖書館的需求和工作模式,更好地促進線上云采購模式及平臺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通過哪些渠道能讓館配商和出版社更好地了解圖書館的采購需求?


圖書館館配質量的好壞以及館配的未來發展模式,不光是靠圖書館一家努力,可能更多的需要依靠出版社和館配商共同努力,通過協作達成共識,才能把這項工作做好。其中圖書館作為整個鏈條的下游,也就是客戶方,圖書館館配需求以及對未來館藏工作的發展趨勢,可以說處于上游的出版社應該是需要關注和考慮的。既然打通出版社和圖書館,以及館配商之間的溝通和聯系是非常重要的,那么通過什么樣的方式來建立這種溝通機制呢?我想,主要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進行:


一是依靠傳統的溝通交流方式,比如通過參加研討會、座談會、現采會等促進館社商三方的溝通,讓圖書館了解出版社出版趨勢,也讓出版社能夠了解圖書館的需求。


二是依靠館配商和第三方搭建的云采購平臺。通過這些平臺,三方可以共同策劃一些活動,加強各自之間的聯系,增進彼此的了解。同時,通過統計分析平臺上各個高校的采購數據,也可以讓出版社或者館配商了解圖書館的具體需求。


三是在線交流。在后疫情時代,圖書館的很多服務都在往線上發展,所以很多的溝通交流也可以在線上進行,例如目前疫情期間許多線上研討會,完全突破了時間、空間的局限,讓更多的圖書館界、出版界和館配界同仁能夠參與進來,大家共同研討、引發思考,這對以后的采購工作可能也建立了一個橋梁示范作用。


云館配平臺未來發展趨勢


紙電同采,對圖書館館藏建設來說,是每一個圖書館都非常希望達成的,對圖書館滿足讀者個性化需求,解決空間緊張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大家都知道,要實現紙電同采,進行統一平臺采購,不是技術方面的問題。在圖書館資源建設工作實踐中,未來云采購模式在平臺建設以及功能實現方面都有哪些方面的設想?


其實對于這個話題,從事圖書館資源建設工作的館員以及負責資源建設的館長也經常在討論。大家都知道,在目前這個云采購平臺推出之前,大家可能比較熟悉的就是人天、三新以及浙江新華等館配商相繼推出的紙電同步平臺,當時也搞得紅紅火火的。但是,紙電平臺至今沒有得到大范圍的應用,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不是平臺或者技術方面的問題,更多的可能是出版上游方面的原因。對于圖書館而言,是很希望有這樣一個集紙電同步采購并能滿足圖書館各方面需要的一體化的統一平臺的,而不是目前要面對的這么多功能、界面,以及實現模式上都差不多的云采購平臺。從平臺實踐以及圖書館藏書質量提升方面我已經談了目前這些平臺在實際應用中的不足,我想正是這些不足,也是影響圖書館廣泛應用的最大的障礙。要解決這些障礙,可能需要無論是出版社,還是平臺商,抑或圖書館三方在全面溝通的基礎上,共同努力才可能達到的一個最理想化的云館配平臺,以助推網上云采購模式的不斷完善和發展。具體而言,以我從事資源建設工作的角度提出以下幾點希望:


首先,這個平臺應該能夠滿足讀者參與圖書采選的需要,這也是云采購相對于傳統采購來說最大的優勢。但如何長期吸引讀者,如何讓讀者一直保持采選的積極性,也是云平臺需要解決的問題。我館在云平臺使用過程中發現,剛推出的時候讀者參與選書的興趣比較濃,但是過了幾天以后讀者的關注度、參與采選的積極性都有所下降。


其次,需要一個具有統一的界面、統一的采選方式以及統一的后臺數據存儲和處理模式的統一的平臺,便于館員和讀者操作,可解決多界面使用不便及多平臺數據無法交互的問題,當然最好是能夠真正打破出版社壁壘,建立一個集紙電同步的一體化的平臺,可能更加能夠發揮出平臺的優勢。


第三,統一平臺可以自動對接圖書館管理系統,這樣即可以避免查重時數據遲滯和操作程序的煩瑣,同時發送訂單也能自動接入圖書館系統,簡化后續的到書加工的操作流程。


第四,增加平臺的智能化體驗,有效地利用大數據信息,為不同學校、不同學科背景的讀者推薦不同的出版社、學科分類圖書,以達到更好的使用體驗。同時要建立起與用戶溝通的渠道,隨時聽取用戶的意見,接受他們的監督。


可以說,云平臺在疫情期間,在館員不能返?;蛟诋惖?、非工作日等情況下,作為圖書采購的一種手段,起到了一定的輔助采購作用。我們不希望它像紙電同步平臺一樣僅是曇花一現,希望云館配平臺以及云采購模式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能夠發展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