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燕京圖書館訪學記

作者:郭晶(上海交通大學圖書館副館長)

海外瑯環憶書香

——哈佛燕京圖書館訪學記


但凡在大學圖書館工作過的人,多半熟悉“圖書館是大學的心臟”這句話。這句名言出自執掌哈佛大學40年的第21任校長艾略特先生,也正是由于他的杰出貢獻,包括當時對哈佛大學圖書館影響深遠的規劃,才使哈佛大學成為現代意義上北美最有影響力的高等教育學府。哈佛大學的圖書館體系包羅萬象,其中猶如東方美玉般的哈佛燕京圖書館更是獨樹一幟,在北美乃至全世界的亞洲館藏中擁有獨特的地位和作用。


2018年,我有幸以訪問館員的身份被單位選派,在哈佛燕京圖書館工作了一年,這是我近20年圖書館員職業生涯中一個特別難得的學習與提升的機會。我對于美國圖書館一直都不陌生,早在剛入職擔任參考館員時,我的工作職責之一就是調研跟蹤國際上先進圖書館的發展動態,北美的很多大學圖書館都是我通過網絡以及專業刊物調研的重點,其中自然少不了位于波士頓這座文化名城中的哈佛圖書館。


而今,能置身于樸素而美麗的哈佛園中,在哈佛燕京圖書館朝夕工作,參加哈佛圖書館組織的多個學術交流活動,這對于系統了解和把握哈佛乃至北美大學圖書館的發展動向,是難得的機會。于是,尋訪、探秘各個圖書館,亦成為我旅美期間的一大樂事,乃至連全年僅有的一周休假也沒放過,與來美探親的先生一道,特地去了美國中西部幾所心儀已久的圖書館參觀。


一年的時間,既漫長又短暫,日子就在各種新鮮的見聞體驗、忙碌有序的工作交流、查爾斯河畔的日出日落、哈佛園里的季節變遷、布瑞圖(Brattle)街道的落葉繽紛中倏然而過。這其中,太多珍貴而美妙的經歷,早已凝結成一串璀璨晶瑩的珍珠項鏈,深藏在我的腦海中。


偶爾回憶起昔日旅居時的點點滴滴,常引起我會心一笑,繼而思緒蹁躚,悠然神往。在這篇小文里,我就僅撿拾起其中的一顆——分享一些我在哈佛園里的閱讀與書香記憶。


哈佛師友傳遞書香


我記得第一天到哈佛燕京圖書館報到,就被閱覽室中懸掛的一副書法作品“海外瑯環”所震撼,字體蒼勁有力,出自著名書畫家葉恭綽先生之手,他曾擔任過上海交通大學第13任校長。我在2016年主持學校圖書館“思源閣”(即“交大人文庫”)項目時,曾苦于沒有機會展示葉恭綽先生的書畫真跡,沒想到在哈佛燕京圖書館里得見其真跡,瞬間有“他鄉遇故知”之感。經過進一步查找,我還在哈佛藝術圖書館看到載有葉恭綽先生更多書法繪畫作品的典籍。在驚喜感慨之余,我對哈佛圖書館龐大的藏書規模有了更深的了解,遂在自己的諸多訪學任務中又增加一項:在這有限的一年訪學時間里,盡量多涉獵,多閱讀。


在哈佛燕京圖書館的工作朝九晚五,有條不紊。這里的同事們自律守時,項目也有序推進。如果想再多讀點書,自然需要利用業余閑暇時間。好在本人一直保有閱讀的習慣,哈佛圖書館借書又沒有數量限制,每本書都可以借一個學期,然后續借多次,這對書蟲來說不啻為福音。我在流通服務臺工作時,有時碰巧看到有名的學者、教授歸還圖書,會特別留意,這不就是教授在向我們薦書嗎?


印象很深的是哈佛燕京學社副社長李若虹教授,她經常來哈佛燕京圖書館借書,涉獵極為廣泛。有一次她歸還了一批圖書,其中有一本歐文·斯通所著的《梵高傳:對生活的渴求》。其實這本書在上海交大圖書館也有收藏,只是此前并沒有想過借來靜心一讀,這次看到李社長也在讀,就毫不猶豫地借了過來。行文至此,還能回想起初夏時節燈下捧卷閱讀此書時那種隨著主人公梵高的命運變化而跌宕起伏的心情。


我非常敬重的哈佛燕京圖書館館長鄭炯文,則會時不時推薦一些與美國文化相關聯的讀物。鄭炯文館長是著名圖書館學家錢存訓先生的得意門生,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鄭炯文館長為其恩師所寫的文字,還引得我借了一本錢先生所撰寫的著作《中美書緣》。我記得錢先生在每篇文章后面都有清晰翔實的備注,能感受到其治學的嚴謹。負責特藏部的王系老師古道熱腸,有很深厚的家學淵源,對來自內地的學者關照有加,她也常會推薦一些閱讀書目。雖然無暇悉數拜讀,但我從中受教頗多。前特藏部主任沈津先生亦學富五車,妙筆生輝,他的諸多著作,如《書城風弦錄》《書海揚舲錄》都令我受益匪淺。他還曾推薦過《從北京到華盛頓——王冀的中美歷史回憶》,也很值得一讀。


同期的訪問學者、來自華東師范大學的青年才俊唐小兵教授也是書癡一枚。有一次聽他提起李歐梵教授所著的《我的哈佛歲月》,我也找來讀過。旅居期間的室友梁長平老師是個美麗可愛的湖南妹子,她主要做毛澤東研究,聽她講述讀到的一些相關著作也是一大樂事。她推薦過一本關于趙錫成的傳記《逆風無畏》,讀后我頗有感觸——成功不是偶然的,趙錫成不僅自己事業有成,他同愛妻對家庭與子女教育的重視,才成就了趙小蘭等一幫子女的成功。


在訪學期間,我還借閱了一些世界各地學者關于哈佛見聞的書籍,對這座即將邁進第四個百年的學府有了更為細微的認識。其中《哈佛規則——捍衛大學之魂》《哈佛的故事》和《細看哈佛》給我的印象最為深刻,我亦由此了解了這所大學的悠久歷史與人文傳統。其實大部分圖書在我校圖書館亦有館藏,但有時候想讀一些書,尤其是非專業的所謂“無用之書”,也是需要特定的境遇和心情的。


暢游書海怡然自洽


哈佛圖書館館藏宏富,收藏有用100多種語言撰寫的書籍,跨越兩三千年,是名副其實的知識圣殿。但凡能想到的學術書籍,遑論古今中外,幾乎都能在這里找到。據我觀察,如此龐大的館藏能切實支撐學術研究的溯源性,很多研究問題的源頭及發展脈絡需通過先人的研究成果方能觸及。此次訪學,我有一項任務是開展關于數字人文方面的研究,了解其在國際上的發展動向,這是行業及學界近年來研究與實踐的熱點。


來哈佛大學之前,我曾試圖在本校圖書館查詢,但當時的館藏還比較少,國外的著作更是稀見。初到波士頓正值冬天,酷寒的天氣與頻繁的降雪,令人可以心無旁騖地游弋于知識的汪洋。這里關于數字人文的相關館藏可謂浩繁廣博,特別是看到Defining Digital Humanities: a reader和A New Companion to Digital Humanities等著作,都有相見恨晚的感覺。我和來自浙江大學的王曉陽老師分工合作,在楊麗瑄老師的幫助和指導下,精選、研讀、分析相關著作,歷時三個多月才梳理完成,后來所寫的論文發表于《圖書與情報》,又被人大報刊復印資料及相關微信公眾號全文轉載,也算是對在這段研究中重點閱讀書目的一個記錄。


就專業學術著作而言,我關注的范圍比較寬泛,涉獵的書籍涵蓋遠程存儲書庫建設、圖書館服務與管理、館藏資源評價、數據管理、信息計量學、特色資源、圖書館技術趨勢等各個方面,期間還幫助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推薦過幾本可考慮翻譯引進到國內的英文專業著作。我分別借閱了F.W.Lancaster的經典著作The Measurement and Evaluation of Library Service1977年和1991年的版本。謝拉的《圖書館學導論》英文版我也借來閱讀,那是一本很薄的小冊子。作為圖書館學專業的學生,我在國內就有學習過中文版,但還是想閱讀原著學習原文。至于博爾赫斯那句“我曾暗暗設想,圖書館應該是天堂的模樣”的詩作,也收錄在The Library of Bible中的Poem about Gifts一詩中,在哈佛圖書館也有最初的西班牙語和英語等不同版本,其中英文版本描述如下:

I,that used to figure Paradise

In such a library's guise


此外,博爾赫斯關于圖書館的其它書籍,我也帶著朝圣的心情借來瀏覽。因為語言、時間等所限,很多書籍自然是沒辦法精讀、深讀的,但總算有機會觸及到這些經典的源頭,也可謂是一種收獲。


剛去哈佛燕京圖書館工作不久,一次收到鄭炯文館長轉發的郵件,得知哈佛圖書館正在贈送一批關于哈佛圖書館的書籍。我選了一些記載哈佛圖書館發展歷史的幾本書并帶回國。印象最深的是梅特卡夫的一本自傳My Harvard years:1937-1955,梅特卡夫是第一位同時擔任哈佛學院圖書館和哈佛大學圖書館的館長,也是首位不是哈佛畢業生而擔任館長的圖書館學家,頗有建樹。他在執掌哈佛圖書館期間,建立起北美第一座本科生圖書館、第一座善本圖書館,以及新英格蘭地區聯合存儲圖書館,從中可以了解到很多關于哈佛圖書館曾經的發展歷程。由于梅特卡夫已于1983年去世,我還特意請時任哈佛圖書館館長的Sarah E. Thomas女士為這本書簽字留念。


特色資源別有洞天


除了書籍,大量檔案與特藏資料也彌足珍貴。在為國內學者提供檔案查找服務的過程中,我有機會接觸到哈佛燕京圖書館原館長裘開明(任職時間:1927-1965年)的大量檔案資料,從中對哈佛燕京圖書館早期的管理和服務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檔案中常能看到名人間的通信手稿,比如民國四十四年三月廿八日梅貽琦先生給裘開明館長的去信,字跡清雅,用語懇切,能讓人領略到那個時代文人交往的君子之風。我還查閱過被哈佛人一致推崇的艾略特校長任職哈佛大學時的年度報告,圖書館在學校年度報告中往往占據很大的篇幅,從中不難推斷出圖書館對這所大學發展的重要性,也就能理解為何艾略特校長能提出“圖書館是大學的心臟”這樣的論斷。


在哈佛燕京圖書館還有大量名人巨匠的簽名本圖書,都作為特色館藏資源加以管理和利用。我看到過張愛玲的英文版小說The Rouge of the North,上面有其英文簽名Eileen Chang。此外,還有革命領袖的簽名著作,如附有朱德簽名的《紅軍長征記》等。


置身于人文薈萃的名城波士頓,每天穿梭在稱得上世界高等教育翹楚的哈佛大學,朝夕工作在被譽為“東亞明珠”的哈佛燕京圖書館,除了閱讀,自然還有其他美好的記憶與體驗。但唯有閱讀,不會隨著時間流逝、人事變遷而褪色。而今,距我離開哈佛燕京圖書館已過去半年,每當提及或憶起那里的人、事、物,我依然覺得異常親切,宛若故交。正所謂“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在哈佛燕京圖書館的一年訪學時間,因為浸潤書香而尤覺難忘。有時,我真想乘上查爾斯河上的一葉輕舟,再次駛入哈佛園溢滿書香的夢中……


北京11选5玩法 山西11选5中奖技巧 12151期胜负彩博彩 山西新十一选五 广东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 体彩任三玩法 彩票网 期货配资怎么操作 四川金7采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360